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会催眠的新同事
会催眠的新同事
(一)


  当安祖儿推门走进会客室时,心裡还是感到忿忿不平,脑海中又再掠过刚刚销售部高级经理对著她的怒吼:「你最好尽快给我请个人回来!」不禁暗暗的骂了一句不符合她斯文美女身分的粗话。她心想:「你潘小姐的臭脾气是人尽皆知。


  自己把员工骂走了,现在没人用竟然怪到我们人事部的头上来?我们部门可不是保证能一定请到你要的人的。」当然,这些说话她只能留在肚子裡没有说出来。


  这个潘小姐虽然人缘极差,但毕竟是管理层级人马,可不是她这个小小的员工能得罪的,唯有带著满肚的委屈继续工作,同时寄望来看见工的这一位人兄可以符合到潘小姐的要求。


  身为一个专业的人事部职员,安祖儿在推开门后,已立即把心理调节至最平和的境界,以免情绪影响她对求职者的评价。但一看到求职者,她就感到一丝的失望,因为这个西装毕挺的男子的相貌实在太平凡了。以她在人事部工作了四年的经验,相貌是求职成功的一大关键。不是说她喜欢以貌取人,而是求职者如在相貌上有特出的地方,自然能在僱主心目中留下较深刻的印像。可惜的是,这个坐在会客室的男子虽然相貌不恶,但却是最普通最普通的样貌,完全没有任何特徵,正是那种你在街上碰见,转到又会忘记,严重欠缺存在感的人。这种相貌,正正是求职人士的一大忌。


  「早晨,我叫安祖儿,抱歉要你久等了。」虽然心中叫糟,但她还是立即露出职业性的笑容,以最恰当的态度面对这位求职者。


  「你好,我叫成骏。」男子虽然其貌不扬,但声音倒是沉实动听得很。


  观察入微的她留意到,男子看到她的一剎那,明显露出了一丝惊艳的神色,但旋即又回復平静,并没有一副色瞇瞇的样子,这令她暗暗地替男子加上少许分数。她对自己的外表有十足的自信,先不说那清秀可人,宜喜宜嗔的相貌,单就是那副魔鬼一般的身材,连行政人员套装也包不住的挺拔双峰,就足以令任何雄性生物呼吸为之停顿。然而面前的这位男子眼中只有欣赏的神色,没有上下打量的乱瞟,就令她多了数分好感。


  她下意识地挺起了骄人玉乳,以一个优美的姿态坐了下来。她经常觉得自己的身材未算太完美,特别是胸部太大了,不但影响生活,更令她无法专注於心爱的游水运动上面。当年要不是身材影响了表现,以她的条件绝对有机会当一个全职运动员参加国际赛事,而不是成为普通的OL,每天过著沉闷的生活。想是这样想,但她每次看到别人为她诱人身段而神魂颠倒时,仍有总兴奋的快感。


  男子明显地坐立不安起来,轻轻转过了身,避免直视她的身体。她肚裡暗笑他这麼大个人,面皮还是这麼薄。


  她拿起他早已填好的个人履歷,与他寄来的求职信上的资料进行对比。撇除外表不谈,这个名为成骏的二十八岁男子的资歷倒是不错,很符合公司的要求,如果和他倾谈过后感觉尚可,还是可以向那位烦人的潘小姐推荐一下。


  突然,她发现履歷表上「专业资格」一栏,出现了一个相当罕见的名字:心理咨询师。她再看了那封求职信一次,发觉之前他的确没有填上这项资料,不禁心生疑惑。


  「成先生,对不起,这裡你说自己是个心理咨询师,但之前你的求职信却没有列出这项资格,是不是有任何原因?」她指著履歷表问。


  「是的,这项资格是我两天前才正式取得,所以当初没有呈报。」成骏紧张地回答。


  「噢!心理咨询师?究竟是甚麼来的?是心理医生的一种吗?」安祖儿难捺好奇心,紧接追问。心理咨询师对她是个非常新鲜的名词,之前她从没认识有任何有这种专业资格的人。


  「心理咨询师,简单来说,就是就一些心理问题,替有需要的人进行咨询。」他像个教授般按字面直解,说了等於没说,惹来她杏眼一瞪。


  他慌忙解释:「其实也没有甚麼,就是聆听有需要的人说话,然后判断他们的情况,再给予适当的建议,最重要的是为受咨询者解决心理疑问。严格来说,有点像社工。


  「你也知道,现代人生活压力极大,要忧虑工作、家庭、子女、健康,平日积下很多怨气在心裡,总要有个渲洩后。我们心理咨询师就进行引导的工作,把他们平日不敢说不想说的话说出来,在造成心理问题之前把压力释放。」「咦!这样岂不是你很擅长诱人说出真心说话吗?」安祖儿继续问。这次倒不是出於好奇,而是因为这种技能与他申请的职位有相当大的关连。他申请的是前线销售人员的训练导师,负责教导公司的新入职销售人员说话的技巧,有此技能自然是一大利好因素。


  「这是当然的事,不过更重要的还是观察,观察受咨询者的行为,然后进行判断。」经过一轮的倾谈,成骏放鬆起来,身体靠向了椅背,採用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坐姿。安祖儿见状,也仿傚地把背靠后了。


  「观察?」安祖儿完全不明白这对心理咨询有任何作用。


  「是的,观察才是最重要的。实不相瞒,十个受咨询者之中,至少有一半是非常不喜欢表露自己真正的想法。面对这一类人,我们就要透过他们的行为,惴测当中流露出的心理讯息,甚至藉此了解他的为人性格等等。」「真的这样神奇?」成骏的说话勾起了她强烈的好奇心。


  他露出一丝笑容,耐心地解释:「也不是甚麼神奇的事。根据心理学,人的行为总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他们真正的想法。就好像你方才…」「我…」她指了一指自己的鼻子问,样子十分可爱。


  「是的,方才你推门进来时,虽然面上无特别的表情,但推门的力度未免大了一点,显示出你原处於一个非常激动的心情。然后你看到我时,右眉不自觉的轻皱,但到你看到我的履歷时,表情就放鬆了不少,明显你的激动与我见工应该有关,据我的估计你是因聘请不到合适的人选而烦恼,更可能因此而受到上级的压力。


  「之后,你从我的资格判断出我有优秀的谈话技巧时,更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,整个人也放鬆起来,更让我确定了这一点。因为如果我适合你公司的要求的话,就可以解决到一直困扰著你的问题。我说得对不对?」安祖儿实在非常惊讶他的观察技巧,只从自己的些微表情动作就可以推断出这麼多的事情,让她有给人看通看透的感觉。


  「哇!这实在是太神奇了!」她的说话无疑是证明了他的推断是百分百正确。


  「还不止呢!其实我还看出了不少有关你的东西。」说到自己熟悉的事,成骏的笑意更深了,不知不觉间,他已没有了刚见面时的生外紧张感,说话越来越有权威性,就连原本平凡的眼神也锐利起来。


  「还有?是关係甚麼的?再说些来听听。」


  「例如,你昨晚睡得不太好,这很简单,从你的黑眼圈就看得出了。」他带点调笑戏謔的说话,令安祖儿情不自禁面色一红,她心想:「希望他不会知道睡得不好的原因。」因为她男友昨晚整晚腻在她家中不愿离去,千方百计又甜言蜜语又上下其手的,希望把她弄上床去,但却给她以今天还要上班为理由拒绝。二人纠缠到接近午夜,他才乖乖回家。岂料,男友走后,她又感到有点寂寞和需要,抱著火热的胴体展转反则,直到深夜才能入睡。她今早化妆时特别加深了眼圈的部份,想不到仍然给他一眼就看穿。


  成骏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,双眼直勾勾的望著安祖儿,眼神锐利得像能看穿一切事物的本质,直透入她的心底。


  「和你谈了这麼久,我觉得你性格相当率直,对人没有机心。噢!你应该是运动健将,尤其喜欢游水是不是?」这次,她终於知道他是怎样推断出来的。先不说她曝露在衣服外面,因长期在室外练水而晒成的小麦色健康肌肤,更重要的是她上周未才和男友到海滩畅泳,现在还留下了日光浴后的红印。


  「我也是相当喜欢游泳的,特别是前往外地旅行时,在蓝天碧海中把整个人浸在水裡,被冰凉的海水包围著,彷彿与整个海洋连成一体,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比舒服,这才是真正的渡假。」这时,安祖儿开始觉得他们的谈话偏离了见工面试的原意,有点想把话题拉回,但坐在她面前的成骏却没有给他机会,自顾自的说下去。


  「记得有一次,我一个人到布吉岛旅行。漫无目的地找了个无人沙滩,然后睡在浮床上,随著轻轻的海浪,载浮载沉。那时正是春未夏初,天气温暖得来又不太热,阳光轻轻的晒在身上,好像盖上了一张软绵绵的被子一样,身体随著海浪的来来回回而高低起伏,同时耳中听著海浪徐徐撞在岸边的声响,当真是无比的放鬆放鬆,一切的烦恼压力完全远离,只感到整个人也无比轻鬆…」也不知是他描绘出来的影像实在太活灵活现了,还是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太吸引,安祖渐渐被他的说话弄得忘记了见工的目的,心思飞到了去年到外地旅游时的情景。就如他说的一样,那天她也是独个儿跑到酒店前的沙滩,享受一个无忧寧静的下午。那天的情形突然清晰起来,她不断的向前游,游到倦了就停下来,放任身体随著海水而飘浮。那真是一次难得的经验,整个人处於半梦半醒之间,无需思想,完完全全的放鬆了身心。


  成骏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继续响起,诱导著她再次享受到那次渡假的愉快感觉:


  「试想像一下,你现正渡过一生人之中最满意的假期。你穿著泳衣,睡在在海上,随著海浪上上下下的浮著、浮著…每一次向上升,你就吸一口气,然后感到整个人轻鬆了少许;每一次向下沉,你就呼出藏在心中的一口气,然后心灵就慢慢的沉向身体内的最深处、最深处。不错,你随著我的声音去做就会感到非常舒服。


  来,上升吸气…下沉呼气,上升…下沉…上升…下沉…」他描述的声音越来越低,越来越慢。然而他越慢,语调越重覆,声音就越动听,安祖儿也就越感到舒服和轻鬆。她渐渐神思恍惚起来,身体在不知不觉间放软了,整个人深深的陷入椅背上。她头靠椅背,一对明媚的双眼半开半合,诱人的红唇微微的张开,像是等待著别人的滋润。高耸的玉峰随著他的指示而有节奏地起伏著,原本就已经有点紧窄的上衣,因穿衣者深深的呼吸而撑得快要破掉似的,做成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。由於撑得太涨的关係,在钮扣的空隙之间,有时甚至可以看到那奶白色的胸围。那突然耸起的完美的弧形,在她小麦色的细嫩肌肤和薄布衬托之下份外显眼,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。


  成骏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他清楚感觉到自己身体某部份正随著她诱人的姿态而越变越硬,但他不得不压下向她饱满得有点过份的玉球施以禄山之爪的慾望,因为他知道这时候硬来只会破坏他直到现在都非常顺利的计划。他必须引导她进入意识的最深处,以便进行完全的控制。同时,他也必须加快速度,以K 她的同事因面试进行过久而生疑。


  「你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放鬆、放鬆,慢慢的、一步步与大海连成一体。被温暖的海水包围著,你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安全,你完全没有思想的必要,你只需要随著我的说话去做,就可以安心的享受这种快乐的感觉。来,把你的思想及身体完全的交给我,让我引导你走向海洋的最深处。


  「现在,你感到海浪开始移动起来,你的身体不断不断向著海的中心浮过去,浮著浮著,这种感觉是你一直所追寻的,梦想的。这是从你内心发出的,最强烈的渴望,你渴望游泳,在碧波绿水中放纵自己…」梦囈似的说话把安祖儿带进了最舒服平静的境界。她面上露出笑容,她真的觉得相当的满足,满足得完全不用去思想,只需要听著那绝对权威的声音的指示去做就可以了。


  「你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放鬆了,你已经到达海洋的中心,在这裡一切都是静止不动的,连海浪也随著你的心灵而静止了。你处身於一个绝对平静无声的环境,连阵阵的海浪声也消失了,剩下的只有一直引导著你的,我的声音。我的声音是发自你的灵魂最深最深处,代表著你最强烈的渴望。我的声音是最权威最不能拒绝的神諭,我的说话是对你最好的建议,我的命令是你绝对不能违抗的指示,因为我说的一切都是你深心最渴望的。你明白了没有?」温柔的声音由她心底所发出,直透入她的灵魂深处,让她无从抗拒,只能接受、服从…安祖儿顺从并满足地点了点头,完全失去了焦点双眼茫然地看著天花板,任由这个男人带动自己的心灵。


  成骏想不到她的感受度如此之高,轻易地就顺从著一切指示。原先,他只是希望藉自己的暗示诱导技巧,让自己能轻易得到这份工作,但一看到这个美人儿后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了,特别是望著那双坚挺、弹性十足的玉峰,随著她的动作而上下晃动,彷似随时会从衣服中跌出来时,他就决定,即使冒被人发现的危险,也要令她成为自己的玩偶,成为最服从也最淫荡的奴隶。


  他看著瘫在椅上,已接近完全受到控制的绝色尤物,深情地继续发出指示:


  「由现在开始,如果你明白我的指示,就必须出声答应:是,并且称呼我为主人。


  你明白吗?」


  「明白,主人!」她以一种相当懒洋津的声音,恭顺地回应。


  「很好,无论我说甚麼,要你做甚麼,都不会影响你的心情,因为你的心灵已经停留在海洋的最深处,不会受到任何影响,除非我容许它再次浮上水面。你明白了没有?」「明白,主人!」


  看到她无力反抗的样子,成骏心头一热。对这美丽的女孩他真的越看越爱,恨不得立刻把她脱个清光,就地正法。只是,他暂时还未可以这样做。


  「现在我问你数个问题,你一定要老实回答,不能